日  星期 RSS订阅

我的爸爸妈妈是农民(原创)

成晓燕

来源: 合阳公安局   发布时间:2019-11-28  浏览数:

爸爸妈妈都是最普通的农民,不官不商。父亲淳朴勤劳,为人厚道,乡里乡亲对他都极为敬佩。母亲忠厚善良,勤俭节约,邻里邻居关系和睦,从未听她说东家长西家短,她爱干净,总是把家里收拾得一尘不染。他们平凡如草芥,未见过大的世面,但他们却有一颗舍得爱人的心,有着与人为善的气度。没有读过书,没有受过任何正规教育,却在日常生活的点滴中言传身教,形成一种无形的道德力量,潜移默化地为我们姐弟三指引着方向……

我们都在爸妈身上学到了坚持的力量,学到了吃苦耐劳的本领,学会了坚强的意志才是人生走向成功的最好保证。在他们心里:始终希望我们姐弟三能够活的更好,不要在继承他们的生活方式,希望我们有文化,有礼节,能够在社会上站下一席立足之地。

年轻的时候,他们经历过苦涩的命运,付出过太多的艰辛。黝黑的皮肤,满头的银发,沟壑般的皱纹以及早已布满老茧的双手,无不显示出岁月的侵腐,无不见证他们大半辈子的艰辛!为了家庭的生计,他们拼尽气力,生活的重担,已经使他们的双肩变得畸形,微驼的脊背映衬出了年过半百的迹象。

小时候,我们家是出了名的贫穷户。上学那阵子,穿别人的旧衣服,一家人挤一个土炕就是家常便饭……初中三年住校,收假就背凉馍,吃饭就开水泡馍、油辣子,睡觉就木头床板打通铺……那时,唯一让我感到的就是贫穷,还有心中无限的沉闷,那时,我就暗下决心:决不当农民!可造化弄人呀,到头来连个高中门都没得进……我心有不甘,成天哭着、闹着、摔着要上学,眼看着同学们一个个都背着行囊去上学,我好生羡慕呀,不知偷偷流了多少泪……可爸妈真的不易呀,他们靠天吃饭,又没有固定收入,供养三个大学生,那不要了他们的命呀……

刚好那时,我们村小学缺一名学前教师,爸爸听说后,就急忙跑前跑后托熟人,找关系,给初中刚毕业16岁的我谋到了人生中第一份工作——代理学前教师。现在想想,爸妈当时还不是不舍得她燕燕娃做农民,下死苦,给娃哈好“有碗饭吃”……就这样,我在学校坚持了8年,直到结婚才辞了那份工作。

生完女儿之后,我就找机会学习电脑打字、排版……最终在县城谋到了我人生中的第二份工作——打字员。上帝为你关上一扇门,必会为你打开一扇窗。我每天都努力工作着,热心、善良的老板夫妻俩(我亲切地称他们哥,姐)看在眼里,记在心里,他们对我这个乡下妹子无微不至地关心,使我们全家心存感激!以至于后来又有了我人生中的第三份工作——交通辅警!那可是我们这个小山村历年来的第一位“警察”!

记得我第一次穿上警服回家,甭提爸妈有多高兴,多骄傲了!他们眼角激动的泪水呀——情不自禁往下淌!妈妈满心期望地对我说:“好好上班,你能有这份工作是老天爷对我娃天大的恩赐呀!咱可不能丢咱贵人的脸……”

听小姨说,那段时间,他们逢人就高兴地说:“我燕燕娃遇到贵人咧,终于有口饭吃了……还当上了警察,嘿嘿……”

后来,阿妹、阿弟终究没有辜负爸爸妈妈,纷纷考上了大学,毕业后均在省城安家立业。多少个梦里我都偷着乐:阿妹、阿弟终于跳出了“农民圈”!终于不再步履爸、妈、大姐的后尘!

然而,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旦夕祸福……

2015年5月,无情的病魔夺走了我年仅35岁丈夫的生命,给我丢下一对年幼的儿女和年迈的公婆。丈夫的抛父母,弃妻儿,撒手人寰;愧对家,惭为子,报恨终天,使我身心备受打击,精神几乎崩溃!

爸妈更是心疼我:“我娃咋这命苦呀,刚盖好房子,生了一对儿女,这……我这可怜地燕燕娃……”

“我娃要坚强,没有迈不过去的坎!爸爸和你妈,还有晓丽,锋娃,我们都会管你和娃……”

“你自己要把身体当事好,娃们需要你,离不开你呀……”

“天无绝人之路,我娃还有两个娃,就是希望……”

阿妹、阿弟也难过地说:“我们好心疼我姐。姐,你只管放心,娃以后上学,我们管……”

……

以至于正值30而立的我不光没有健康的身体,没有谋生的本领,赚钱的能力,更谈不上养家糊口,甚至……彻头彻尾地“沦落”成爸爸、妈妈、阿妹、阿弟、小姨等所有亲人永远放不下的牵挂……

每次回家,不管我给家里买菜还是买其它零七八碎的东西,哪怕只花了几十块钱,爸爸都会偷偷在我包里放些钱,100、200、500……甚至更多!

我知道,他们是舍不得让他燕燕娃花一分钱,心疼他燕燕娃花的每一分钱,更心疼他燕燕娃管两个娃维持生计有多么的不易……

那些沉甸甸的钱可都是他们平时舍不得吃、舍不得穿,辛勤劳作,省吃俭用攒下来的呀,是他们的血汗呀……

我常常恨自己:都这么大个人了,还要爸妈照顾,还要他们操心,不孝啊!

阿妹,阿弟无数次要接他们去省城,可怎么说他们都不去。

阿妹总说:爸妈怎么就劳苦的命!

其实,我们姐弟三都明白:难离的故土里,有他们的根!辛勤的劳动,是他们快乐的追寻!

我的爸爸妈妈,就是这样可敬可爱的农民。不管什么时候,爸爸都是那么勤劳厚道,妈妈都是那么善良纯朴。

我是农民的女儿,父母给我的洗礼,在传承中又怎能不受益终身?!

[ 打印 | 关闭 ]